北京朝阳,发生一起“争议”比较大的案。男子鲍某在泰国旅游期间,认识年轻女子贾某,并互留了联系方式。二人回国后,贾某主动联系鲍某,嘘寒问暖。鲍某对贾某的印象不错,便主动邀约贾某一起吃饭。

饭后,鲍某将贾某带到家中,双方在自愿的情况下,发生了关系。几天后,贾某就以母亲住院,需要用钱为由,向鲍某借2万元。鲍某以双方不熟为由,拒绝贾某。

案发当日,贾某因朋友结婚,需要用豪车当婚车问题,又再次主动与鲍某取得联系,咨询相关事宜。二人聊天期间,鲍某邀请贾某见面、看电影。

贾某来到鲍某家中,聊天期间,鲍某提议喝点酒,贾某同意后,鲍某开了一瓶12.5度的红酒,供二人饮用。

大概喝了半瓶红酒后,鲍某与贾某发生了关系。期间,贾某表示不想与鲍某发生关系,,并有推开、抓挠鲍某等动作。

事后,贾某回家路上与其朋友李某取得联系,李某得知此事后,让贾某报警,并与其赶到鲍某家中,索要赔偿15万元。

开庭审理时,鲍某及其两名辩护人均认为,没有证据证明贾某系醉酒、有反抗,且二人关系暧昧,加上事后贾某第一时间是索要钱财来看,贾某有敲诈勒索嫌疑,因此应当宣告无罪。

本案中,根据双方陈述及相关证据,能够证明两个事实:一是贾某确实喝了酒;二是贾某确实出现头晕、恶心、呕吐等症状,但并无昏睡或不清醒,仍然有语言表达和思维判断能力。对于这种状态,是否属于醉酒双方存在争议,现无科学数据证明。

贾某案发时处于醉酒状态,其已经呈现的不适症状,从一般常识可以判断,是饮酒过量造成,足以导致贾某反抗能力减弱。

根据现场勘验笔录,虽然现场没有明显的反抗痕迹。但是从鲍某供述来看,其曾多次供称,被贾某有用手推、用手抓的反抗行为。

而贾某在公安机关和当庭也称用手抓挠了鲍某的胸部和肩部,还称其用脚踹了鲍某,双方的表述基本一致。

虽然鲍某当庭辩称,贾某之所以开始不同意,是因为发现其没有戴安全套,后来其戴了安全套,贾某就同意了。但这种辩解不尽合理,也缺乏其他证据佐证。纵观鲍某在公安机关的历次供述,避重就轻,其供述可信程度较低。相反,贾某在公安机关的陈述稳定,当庭经控辩双方的交叉询问,其陈述内容与其在公安机关的陈述一致,同时其当庭陈述称,当时在床上时很难受,不是特别清醒,所以就是采用了抓、推等反抗行为,

因此贾某的解释,与一般常识认知饮酒过量后,行动能力受限,无法全力抗拒的状态相符。故现场虽然没有激烈反抗痕迹,但并不能据此,否定贾某实施过推、抓等表示反抗动作。

根据微信聊天记录显示,二人相识后,基本上都是鲍某主动邀约、示好,称呼贾某为“宝宝”等,贾某的某些回复,也确实显示二人关系有暧昧的情况。

贾某当庭承认大约两年前,其与鲍某自愿发生过一次关系,但是其表示那次也是被迫的,只是后来贾某认为,其与鲍某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才未予追究的。但是经过交往,贾某对鲍某的认识,有所改变,故逐渐疏远了与鲍某的关系。这与微信聊天记录相吻合,尤其是在贾某向鲍某借钱未果后,二人之间就没有什么往来,也未见过面,包括微信聊天记录也大幅减少。偶尔的联络,也是鲍国洋主动搭讪,贾某都没有积极回应。

直到案发前,贾某向鲍某询问婚车的事情。案发当晚,也是鲍某主动提出当晚见面,贾某还强调当晚要回家,因此微信聊天记录并不能证明二人在案发前的一段时间内存在暧昧关系。

关于当晚答应去鲍某家,贾某当庭解释称是因为要把狗,先送回去便答应了,至于答应喝酒,贾某当庭称是鲍某提出少喝一点,就去看电影,所以才喝的。

也就是说,贾某去鲍某家和答应喝酒,均不能得出二人关系暧昧,且愿意发生关系的结论。

根据现有证据,暂无法支持该意见。虽然在案发后,贾某的朋友向鲍某,提出了赔偿15万元的要求,但证据显示贾某和其朋友在案发后,并不是首先向鲍某提出钱款要求,而是首先采取了报警的方式,这与预谋敲诈钱款的逻辑相悖,同时在微信聊天记录中也显示,鲍某在案发后,曾主动提出支付钱款,贾某明确拒绝,谅解协议书也是鲍某亲属主动协商的结果。因此没有证据证明贾某有诬告陷害鲍某,以实现敲诈钱财的行为。

根据刑法规定,违背妇女意志,并强行与妇女发生关系的,构成罪,处3-10年有期徒刑。

具体到本案中,鲍某在贾某醉酒状态下,违背妇女意志,并强行与妇女发生关系,故构成罪。综合鲍某在案发后有赔偿获得谅解可从轻情节,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