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会接触很多人,形形,各有各的性格,深入了解后,对他形成了固定的印象。

《无声告白》里有一段关于家庭的描写,印象很深:家庭,有时候会是一个以爱的名义设置的牢笼,其恐怖在于,门上无锁,你却不敢推门而出。只能咆哮地接受一切爱的安排,直到最后溺亡其中,或是被时间所离散。

《原生家庭》这本书,可以很清晰地解答我们的困惑,这是一部振聋发聩的家庭心理疗伤经典之作。

苏珊·福沃德博士通过工作中接触到的大量真实素材,分析了不健康的原生家庭是如何伤害子女,并特续影响子女成年后的生活的。

与某些抨击父母愚蠢行为的书籍不一样的是,作者的主旨并不在于控诉这样的父母,而在于传授具体的对策,使那些受过或仍在承受父母伤害的人们获得勇气和力量,从与父母的负面关系模式中解脱,恢复自信和力量,得到自由和幸福。

作者之一苏珊·福沃德国际知名的心理治疗师、演说家和作家,她的著作有《执迷:如何正常地爱与被爱》等多部探讨心理学书籍。本书曾荣登《》畅销书排行榜榜首。目前,她的作品已被翻译成15种文字,在全球发行。她经常出现在媒体访谈节目中,曾在主持谈线年,并在美国加州成立了私人诊疗中心。

而另外一位作者克雷格·巴克,是影视编剧兼制片人,他曾为全美许多杂志和报纸撰写文章,探讨人类行为问题,现居于美国洛杉矶。他曾与苏珊·福沃德合著过多部作品,如《执迷:如何正常地爱与被爱》《金钱魔鬼》《对天真的背弃》等。

他们在专业领域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我关注的是,这本书能否为我们更新对原生家庭的认知,以及我们今后,如何面对家庭,面对自己,让自己的人生变得稍微不一样一点点。

原生家庭的影响就像雨滴,一滴一滴落在我们身上,开始时总是难以发觉,发现时早已湿了衣裳。

“父母是孩子最大的命运”,不管我们想不想承认,基因就像是刻在灵魂深处的烙印。

家庭治疗师默里·鲍恩(Murray Bowen) 认为,家庭问题会导致人格缺陷,这一缺陷不仅会伴随个体的一生,还会一代代传承下去。

年轻时,总以为每个人都是自由的,可以安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活。后来逐渐明白,除了自主力量,还有一种力量,影响着我们的人生,那就是原生家庭。

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当属《欢乐颂》中的樊胜美,在原生家庭的深渊中挣扎,让樊胜美变得虚荣和现实,一心想要嫁个有钱人,只有钱才能给她安全感。剧中她说的一句话让她姐印象深刻:“一个人的家庭就是一个人的宿命。”

奇葩说辩手花希的一条微博,他谈到了自己母亲和姥姥的亲子关系,几十年来一直没有得到缓解,而姥姥对付妈妈的招数,妈妈总会控制不住的施加在花希身上。

他说:“如果一段关系能给你带来的影响全是负面的,让你对自己产生怀疑甚至厌恶,不断蚕食你生命的。即使是家人,也请你不要犹豫地逃开吧,不要管什么“孝顺”与否,旁人不知道你在经历什么样的折磨。”

李雪在《当我遇见一个人》中也写到,轮回具有巨大的推动力,自己童年灰暗的父母,会把心理创伤传递给孩子,无论我们在意识上多希望孩子不再受苦,潜意识却总在制造相同的陷阱。

原生家庭的影响不可怕,可怕得是原生家庭中不好的一面,处理不好,会慢慢的蚕食下一代。

比如一对新婚夫妻,妻子坚持牙膏要从底部开始挤,丈夫却从中间一捏,就把牙膏挤出来了。妻子会说牙膏本来就该从底部挤,丈夫会说:“你的本来和我的本来,本来就不一样。”

比如有女孩说,从小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别人看到的我都是开朗乐观,实际上特别在意别人的想法,举个例子,当我小时候丢了钱,我爸第一时间不是说丢了就丢了,而是先骂我一顿,然后再安慰我,久而久之,我再也不愿把自己遇到的事情告诉他们。不能接受别人的善意。还有就是,再也不相信爱情这种东西。只不过是权衡利弊罢了

童年经历过的一些非常强烈、痛苦的经验感受,往往使当事人在不知不觉中做了影响一生如何待人接物的重大决定。比如一个非常漂亮、品学皆优的女孩子,找对象的时候总是找条件比自己差很多的男孩子,相处一段时间,又很难勉强自己而分手。

原来,在她六岁的时候父母离异,母亲为了养家不得不做几份工作。有一天晚上,母亲还在工作,她一个人回家,看到漆黑的房间,冰箱里什么吃的也没有。这种孤独凄伤的感受如此刻骨铭心。从此她做了一个决定——绝不要被人抛弃。所以她找对象的时候不敢找和自己一样优秀的男孩子。

这些潜意识中产生的“隐形的内在誓言”,常在当事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际关系上造成决定性的影响。

这个影响一生的决定,并不见得一定是坏的。它曾在你人生中某一阶段保护了你,对你有帮助。只是到后来,当你的人生环境改变时,过去这保护你的行为在新的环境里,反而变成了阻碍。

在书中第八章中《为什么家会伤人——有毒的家庭体系》中提到,健康的和有毒的家庭体系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家庭成员作为个体,拥有多少表达自己想法的自由度。健康的家庭推崇个性、个人责任和独立,鼓励孩子发展自己的满足感和自尊心。

不健康的家庭不鼓励个人表达,每个家庭成员都必须和有毒父母的思想、行为保持一致。这样的家庭制造了混淆不清的个人界限、不分彼此的家庭成员关系。在潜意识里,家庭成员对于自己和别人的界限、概念混淆不清,为了表示亲密,经常要压制每个成员的个性。

3.你在哪一方面特别有情感过敏?你的“内在誓言”,或你的一个强烈的经验感受,一个影响一生的决定是什么?

没有完美无缺的家庭,每个家庭或多或少都会经历过一些不美好,但父母可以给到孩子的爱应该是无私的,而不是裹挟。每个人都要正视和剖析原生家庭的问题,而这些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拿回自己人生的主动权。

owen系统家庭理论中提出,自我分化是是家庭成员必要的成长目标。分化的过程将个人从家庭的情绪混乱中部分解放出来的过程。Bowen理论将自主性和情感联结性并重作为成年人成熟的分化特征。

不自我分化的人倾向于情绪化,对他人不是顺从,就是逆反,他们没有独立的自我,相反容易将自己的感受与其他人融合。很难保持自己的自主性,尤其是面对令人焦虑的事件时。

而分析自己的角色,积极参与关系系统,而不是将所有的问题都怪罪到其他人身上或从不反省自己,才能真正从关系中解放出来。

我的原生家庭没有给过我安全感,谈不上有精神后盾,这让我成年后很容易把情感寄托在别人身上,像是附在他人身上吸取养料的怪物,这世界能靠的除了自己还有谁呢,当务之急还是要快快成长,自己给自己安全感。

我们花时间关注原生家庭对我们产生的影响,不是要追究过往,埋怨父母,怨天尤人。影响已经造成了,我们要做的是找到原因并且及时止损,因为我们还肩负着抚育下一代的责任。

就像《观察家报》已故的编辑大卫·阿斯特:“我们没有人能对自己的性情负责——只是有责任努力控制自己的性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