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总统普京21日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承认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自行成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普京当天还与两个“共和国”签署了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并发布总统令,指示俄武装力量在两个“共和国”境内履行维护和平职能。俄罗斯这一系列动作立即震惊了整个世界。西方领导人同声谴责俄罗斯的决定,并纷纷宣布制裁行动。对此,俄方表示,作出这一决定“别无选择”,这是“唯一可行的举措”。俄还指责北约和美国“未能吸取教训,仍然厚颜地逼近俄罗斯边境”。多名国内国际关系学者22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均认为,乌克兰危机有着复杂的历史原因。沿着历史发展的脉络来看,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不断东扩引发了俄美在该地区的战略博弈,这可以说是乌克兰危机的“始作俑者”。22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应约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电话时谈及乌克兰问题,他表示,中方将继续按照事情本身的是非曲直,与各方接触。乌克兰局势正趋于恶化。中方再次呼吁各方保持克制,认识到落实安全不可分割原则的重要性,通过对话谈判缓和事态,化解分歧。

“随着普京下令派遣俄军进入乌东地区,以及美国承诺对俄实施制裁,乌克兰冲突进入了危险的新阶段。”美国《》22日称,华盛顿及其盟友称,克里姆林宫承认两个分离主义地区,并在那里部署俄罗斯军队,“这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蔑视,可能引发战争”。报道称,外交解决(乌克兰问题)的道路越来越狭窄。

21日晚,俄罗斯举行了有关乌克兰问题的联邦安全会议,并罕见地对会议进行了全程电视直播。普京称,为了听到真实的意见表达,他和所有的参会人员都没有就当天的议题进行过预先沟通。在会议上,俄总统办公厅、政府、联邦委员会(上院)、国家杜马、联邦安全会议、外交部、国防部、联邦安全总局、对外情报局等部门主要负责人分别结合自身职能,对顿巴斯地区当前的局势和前景进行了分析和汇报,并就承认地区两个“共和国”问题作出表态。参会人员一致认为俄罗斯“别无选择”,“必须承认”两个“共和国”。

随后,普京发表了近一个小时的电视讲话。普京称,对俄罗斯来说,乌克兰不仅仅是一个邻国,还是我们历史、文化和精神空间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如今的乌克兰“已经完全致力于与俄罗斯的对抗”,并企图把外国引入俄乌冲突。普京强调,乌克兰加入北约的野心将意味着“对俄罗斯的直接威胁”。他说,我们简单地看下地图,就能看到西方是如何“遵守北约不东扩承诺的”。“不客气地说,我们被骗了。我们得到的是北约五轮东扩”。“如今,北约已带着它的军事设施,直接来到了俄罗斯的边境。我想说清楚,在目前的情况下,当我们希望就原则性问题进行平等对话,但在实际上并没有得到美国和北约的回应,并且这些问题对我国的威胁程度明显上升时,俄罗斯完全有权采取反制措施以确保自身的安全。这正是我们要做的。”

俄罗斯的决定立即引发了西方的强烈反应。路透社称,西方领导人同声谴责俄罗斯,并扬言采取制裁行动。美国总统拜登立即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了电话,他重申美国对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承诺。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称,拜登将颁布行政命令,禁止美国公民与乌东分离主义地区进行贸易、投资。英法德及欧盟、北约等西方国家和组织也纷纷表示“强烈谴责”。英国首相约翰逊立即中断疫情发布会赶去和泽连斯基通话,他随后发表声明称,“英国将继续尽一切努力支持乌克兰,并实施非常有力的一揽子制裁措施”。22日晚,七国集团(G7)举行外长电话会议,就俄乌危机进行协调。

西方各大媒体指责俄此举透露出普京的“野心”。路透社称,普京是希望“恢复俄罗斯对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影响力”,而乌克兰在这个“计划”中占据重要地位。《华尔街日报》则称,承认顿巴斯两地独立是普京的一场“豪赌”,目的是逼迫西方达成新的安全条约。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22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谈论乌克兰危机问题,不能脱离北约东扩的大背景。从1999年至今,北约已经向东推进了1000余公里,“北约东扩的终极边界究竟在哪里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了”。李海东说,北约不断东扩被俄罗斯认为是最大的军事威胁,并引发了俄美在该地区的战略博弈。上世纪90年代末,北约东扩拉开了欧洲“新冷战的铁幕”。此番俄罗斯承认乌东两地独立,标志着这块“铁幕”彻底落下,并有可能进一步强化。

对于西方的强烈反应和制裁威胁,俄罗斯表现得很淡定。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梅德韦杰夫表示,俄作出这一决定是“唯一可行的举措”。“我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来自各方的制裁、威胁、政治施压、疯狂的尖叫和假信息流……我们已经历过这一切,早已不再害怕。”他说,历史经验表明,我们的对手迟早会亲自来找我们,请求回到谈判桌上,讨论所有问题。“鉴于俄罗斯在国际关系中的作用,这是不可避免的。历史将证明我们的正确。俄罗斯无权抛弃同胞。”梅德韦杰夫还称,北约和美国未能从俄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事件中吸取教训,仍然厚颜地逼近俄边境。

目前美国对俄的制裁仅为禁止与乌东地区进行贸易和投资。欧盟22日出台了对俄的第一部分制裁计划,将对俄参与“非法行为”的人员和相关银行进行制裁。英国首相约翰逊22日在议会上宣称将对俄5家银行和3名俄商人实施制裁。不过,这样的制裁对俄罗斯来说无关痛痒,而此前美英曾威胁实施将俄罗斯从SWIFT系统剔除等“终极制裁”,却又担心会伤及自身。彭博社称,美欧正在讨论对俄的制裁计划,不过这可能需要数天时间才能最终确定一揽子制裁方案。报道称,现在的问题变成了美国及其盟国将如何定义俄罗斯这次“侵略行为”,什么样的情况会引发更大力度的制裁。一些欧洲国家一直对惩罚俄罗斯可能给他们带来的经济影响保持警惕,尤其是考虑到他们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

比利时《标准报》甚至称,“没有人愿意为乌克兰而死”。报道称,西方宣布的对俄罗斯的制裁只是表明了自己的弱点,特别是它们对于制裁会多快到来以及应该如何执行制裁仍然存在很大分歧。

“乌克兰发生大规模冲突的风险很大,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防止其发生。”联合国负责政治事务的副秘书长迪卡洛21日晚在紧急举行的安理会会议上表示,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和几天将是至关重要的。

在21日晚的安理会紧急会议上,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格林菲尔德指责俄罗斯是“想回到帝国统治世界的时代”。她称,俄罗斯制造“一系列离谱的虚假声明”,是“为进一步入侵乌克兰制造借口”。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涅边贾反击称,俄方的决定是为“保护当地居民”。他敦促西方同行“清醒过来,放下情绪,不要让情况变得更糟”。普京22日晚些时候在与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会晤时也称,他知道“有关俄将恢复帝国的说法,但这绝不是真的”。他说,苏联解体后,俄已认识到新的地缘政治现实,并正积极加强与所有独立国家的互动。

与此同时,西方仍在渲染俄可能“全面入侵”乌克兰。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引述多名美欧官员的话称,普京承认乌东地区独立的举动,可能是针对乌克兰“更大规模潜在军事行动”的开始,美国正在为俄“更大范围的入侵”做准备。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22日与爱沙尼亚总统卡里斯在基辅会晤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他已收到外交部提出与俄断交的请求,他正在考虑这一选项。但他又称,乌克兰不会面临“严重战争”或俄罗斯行动升级。

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22日称,莫斯科并未放弃俄外长拉夫罗夫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举行会晤的计划。俄外交部副部长鲁坚科当天称,俄暂时未向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派兵。但他也称,如果出现威胁,俄可能会为它们提供“条约规定”的军事援助。

尽管俄承认乌东地区独立并不意味着大规模战争,但这一事件显然将改变欧洲的安全格局。“乌克兰成为新冷战的最前线,西方与俄罗斯正陷入危险的最后对峙”,韩联社22日称,俄罗斯正在通过对西方极限施压来重新塑造欧洲安全秩序,未来欧洲整体安全格局不可避免将发生重大变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